酷博平台

                                                                                  来源:酷博平台
                                                                                  发稿时间:2020-08-08 11:08:32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目前中国生物生产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库存量已达四百余万份,这一数字还在不断攀升,一旦中国生物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完成三期临床试验获准上市之后,可以很快满足国内庞大的接种需求。

                                                                                  近日,主要承担中国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研发任务的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晓明在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专访时表示,乐观估计,国产新冠病毒灭活疫苗最快或于今年底或明年初上市。

                                                                                  第二,对TikTok所在领域感兴趣,希望从中分一杯羹的资本力量。无论来自哪里的资本力量,关注的都是收益。这种收益,可以是持续持有运营TikTok,进而享受业务成长带来的长久收益,也可以是通过资本之间的交易,享受一次性买断的收益,继而让先入资本退出。在遭遇美国政府政治性威胁之后,迅速找到合适的收购者,以及作为收割者的微软,先感谢美国政府,再声明引入其他美国资本,最后端出了雄心勃勃的TikTok全球业务收购计划,都是这种资本反应的正常体现。

                                                                                  脸谱CEO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攻击TikTok,视频截图

                                                                                  有一些极为务实的论调指出,TikTok必须避免最糟糕的结局,就是要“活下来”,因此要“止损”,用各种办法让TikTok存活,避免落入势不两立的对手,比如脸谱公司手中,要找一个“好”的购买者,如微软变成了“在商言商、丢卒保车”思路下最务实的选择,甚至是唯一选择。从实操层面来说,这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需要思考的是,“活下来”的究竟是个什么?微软或许可以接受某种收购交易,就是完成资本/股权结构的调整,治理结构尽量保持不变;但作为在另一个维度存在的政治力量,会接受这种方案吗?如果连微软这样的收购方都遭遇到直接政治压力,TikTok拿什么作为筹码来保障自己的生存?难道是依靠对善意的坚定信念么?

                                                                                  据杨晓明介绍,2月1日,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之际,中国生物作为牵头单位获得了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公共安全风险防控与应急技术装备”重点专项“2019-nCoV灭活疫苗”项目的紧急立项,随后科研攻关团队加班加点,以每天16个小时以上高强度工作的“战时机制”推进疫苗的研发,平均每周都能取得一项突破性的进展。由于临床前研究的数据较为充分,同时也因为全球严峻的疫情防控形势,因此国家药监局为中国生物新冠灭活疫苗开通了“绿色通道”,一次性批准了Ⅰ/Ⅱ期临床试验。4月12日,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成为全球首款进入Ⅰ/Ⅱ期临床试验的疫苗。4月27日,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也进入Ⅰ/Ⅱ期临床试验。两个疫苗的Ⅰ/Ⅱ期临床研究共入组2240人。

                                                                                  “如果说疫苗研发是‘一边开飞机、一边造飞机’,那么研发环节相关的‘零件’等供应链都要及时跟上。近年来,疫苗相关产业链配套逐渐齐全起来。回想30多年前,我在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疫苗,试验室里几乎所有要用到的仪器、设备、试剂都要从国外进口,中间耗时长达数月,想快都快不起来。“杨晓明称。

                                                                                  第一,对中国持战略焦虑,同时在国内政治博弈中处于劣势的政治力量,他们希望通过打压TikTok来获得政治收益,因为“TikTok=中国”,打压TikTok等于打压中国,等于消除中国威胁,等于展现本届美国政府捍卫自身国家利益、保障国家安全的治理能力。在2020年11月总统选举来临之际,这也意味着政治上的正向收益,尤其有助于消除新冠疫情在美国失控所导致的治理能力危机。

                                                                                  我们不是在和美国赛跑,而是在和病毒赛跑

                                                                                  而作为新冠病毒疫苗研发的一位“种子选手”,中国生物本身也拥有多个国际认证的疫苗产品品种,与许多国际机构疫苗项目有过成功的合作案例,具有大规模向国外出口疫苗的经验。当下,中国生物已在北京、武汉两地建设完成新冠灭活疫苗生产车间,年产能达2亿剂。一旦疫苗成功上市,很快就能够大批量地为全世界提供安全、有效、高质量的疫苗,并不会奇货可居,不会在世界各国饱受新冠肺炎疫情折磨的时候利用自身的技术优势去谋求某种利益。